听夏の小黑屋,放文专用,浏览之前请先注意TAG,PO主非专一之人。

【冢不二】少年情怀总是诗(出本修改版)

  

少年情怀总是诗  

Chapter1  

我们在这里相遇,不早不晚,不偏不倚。  

故事开始是因为一个黄色的小球。  

告别了樱花飘飞的时节,骄阳在夏日流金。  

这是少年不二最后一次参加小学组的网球比赛,六年级的他明年就要升入中等部了。结束比赛后避过了几位中学领导的围追堵截悄悄来到会场后面的草地,找了棵大树的阴凉处打盹。  

透过树叶缝隙洒落的阳光在少年纤瘦的身形上打出点点滴滴斑驳的光影,柔软的栗发覆盖在白皙的颊边,露出一段优美的脖颈,与略微上扬的嘴角形成一个完美的弧度,浅浅的呼吸声证明他真的睡着了。  

可有谁知道,这位翘了单打冠军颁奖仪式的天才刚才还在烦恼自己的前途呢。虽然顶着“天才”的名号得到了不少名校的青睐,但向来不认真的家伙最容易左右摇摆。两个同样重要的青梅竹马都极力的劝说不二去他们那,都是很好的选择,但是似乎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有风吹过吧?一定是吹风了,不然不二怎么会觉得空气中有点凉凉的呢?还好这样的温度更加适合睡觉,所以也没有起来的意思。意识沉沦在梦境里,眼前模糊一片。  

“手冢!手冢!”  

是谁在说话呢?声音听起来十分温和但带了些许急切,然后变作惊喜。  

“太好了,原来你在这里!”  

“大石?”清冷得不寻常的声音阻止了来人的激动。  

这便是那个叫手冢的人吧?听声音就知道一定是个又冷又古板不懂变通的人。  

那个温和的声音又开始说话了,“手冢,你去看了中等部的比赛吧?是不是很厉害?听说今年有很多强劲的学校呢?我们明年也要升学了,你觉得怎么样?”  

面对这么多的问题,那个叫手冢的人只说了一句话,“大石,我们以后一定要带领青学打进全国大赛哦。”  

接着便没有声音了。  

然而那句话却随着夏日难得的清风吹进了睡梦中人的耳朵,那清冷坚定的声音,那句充满热情的话语,明明是矛盾的存在却又那么的和谐,伴随着那个人的梦想清楚地刻进了不二的心里,留下无法忽略的痕迹。  

今天的天似乎很蓝呢?不二将手腕抵在额头上微眯着眼睛看天空。视线锁定的地方,几朵白云缓缓的流动又停住。  

青学啊!  

青学么?  

似乎还不错呢。  

每年升学都是在樱花盛开的季节。  

大片大片粉白的花朵所营造出来的浪漫气氛,似乎是专门为少男少女邂逅准备的。  

新生入学典礼是每年的惯例,新生代表发言也是每年必不可少的,可惜刚从冬眠状态苏醒还未完全恢复的不二因为迟到“遗憾”地错过了。  

悠闲地走在樱花夹道的校园内,不二已经开始显现的清秀俊逸引得女孩们纷纷侧目。对那些闪躲而又锲而不舍的目光报以十二分的微笑,不二走进自己的教室——一年六班。  

由于没有参加入学典礼,所以不二到教室的时候还没有其他人,找了一个自己喜欢的靠窗的位置坐下,花瓣被风吹着在窗前飘舞然后飞进来,还有些顽皮的擦过不二的脸颊然后埋入他的衣领、发间。  

春天清亮的天光洒在少年明净的脸庞上,透出柔软而温和的光影,嘴角上扬的弧度诉说着无尽的欢乐愉悦。  

只是隐隐的寂寞。  

短暂的安静被跳跃的声线打扰,不二转过头,视线立刻被一片张扬的红色填满。  

穿着制服顶着满头乱翘红发的男孩睁大眼睛望着不二,错愕逐渐变成淡淡地尴尬和紧张,良久后咧嘴露出一个灿烂笑容,“啊,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  

不二记住了他那一口白亮整齐的牙,和黑眼睛里毫无掩饰的纯真张扬。  

“没关系。”不二回以毫不逊色的微笑。刚才这个男孩一冲到门边便用他那活力十足的嗓音喊了一句“耶,菊丸少爷第一个到教室!”尾音在发现不二后落了下去。  

“是菊丸君吗?很高兴认识你。”不二主动打破沉默,缓解了男孩的紧张情绪,不二对他有些好感。  

“嗯啊!我叫菊丸英二,你叫我英二就好!”果然是单细胞可爱单纯的孩子,菊丸刚才的紧张瞬间就不知道跑哪去了,并且自来熟的坐到不二旁边的位置,开始对这位新人同桌开始了“调查”。  

“不二、不二,你好厉害哦,居然敢翘第一天的开学典礼!”在了解到不二为何会比他这个反应速度最快的菊丸少爷还早到教室的真实原因后,菊丸对他的敬意就如春江泛滥了。  

要知道不管原本多嚣张的人,在陌生环境中还是会有些顾虑的,谁也不会想到不二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人会干出这么大胆的事。  

不二只是微笑不答,要是告诉英二自己只是睡过头了,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好在菊丸也不再追问,不一会儿大家都陆续进了教室,老师开始安排每个人自我介绍。  

不二聆听着将要跟自己同窗三年的各人各种各样的自我介绍,目光不由自主的飘向了窗外。  

两瓣来自不同枝丫的樱花在空中交缠碰撞最后一起飘向远方。它们本是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也许永远也没有相遇的那天,但在某些特定的时刻它们却因为某些特定的原因相遇了。  

无聊的菊丸转过头来刚好看到不二凝视窗外的侧脸,又一时失语。  

就是这个姿势,就是这个表情,他刚才进教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场景,美得不像话的少年从容的坐在窗前看风景,任何的语言都是打扰。  

菊丸想:不二一定不知道,在他看风景的时候,他已经是别人眼中最美的风景。  

进入社团是入学新生的另一件大事,选择自己喜欢的事为之努力奋斗,不管将来的结果如何,总不会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  

午休的时候菊丸被几个朋友叫出去了,不二便一个人在校园里逛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网球场,果然是放不下呢?习惯还真是可怕的东西。  

不愧是有名的网球学校,青春学园的网球部的设施都是一流的,看得不二暗自赞叹。  

突然有击球的声音从一边传了过来,不二的好奇心顿时被勾了起来。  

网球部的训练根本还没有开始呢,这个时候是谁在?而且从击球的声音来看,应当是相当熟练的,每一球都落在同一个地方。  

不二突然有了想认识那个人的欲望,便迈步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直到很久以后,不二都不明白当时自己怎么会想走过去的,也许是因为他的球打得很好?如果是平时,以他的个性肯定会觉得反正将来在网球部也会再见的,根本没有必要特意走过去。  

可不管怎么说,不二当时确实是走过去了,并且见到了手冢。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件白色的运动短衫,那么普通的衣服穿在那个人的身上,清冷孤傲的气质却在无形的在周围蔓延。由于是背对的关系,不二看不到他的脸,只有一头挺翘的金棕色头发因为运动在微风中极有韵律的摆动。  

不二的目光落在他握拍的手上,那是一只洁白而修长的手,握住球拍时优美而骨感,击出的球强劲而有力。他的身体是经过长期艰苦锻炼之后才有的结实和坚韧,由于击球的动作弯出好看的弧度。  

就是这样的一眼,让不二在清风和樱花交替飞舞的场景中突然忘记了言语。  

也不记得要打招呼,只是安静地看他一拍一拍地击球。那个人的周围仿佛已经自成领域,让人不可侵犯,对,就是领域,一个高高在上不容侵犯的世界。  

突然觉得好笑,自己怎么会对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产生这样笃定的感觉?  

不二拉回自己的思绪,觉得还是不要打扰他比较好。刚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清冷的声音响起,“你有什么事吗?”  

那人似乎已经打完球了,回头的时候后看见正要走的不二,便出口相询。但让不二回头的并不是他说的话,而是那似曾相识的声音。  

那曾经在哪里听过的清晰的坚定无比的声音。  

回头,便是命中注定的相逢。  

金棕色的眸子,带着微凉的光芒,明若秋水,却又有如夜色般的深邃。他直直地盯着不二,没有闪躲,不带掩饰,他眼底传达出的情绪让不二无法逃离,渐渐连微笑也挂不住了,只得睁开眼与他对视。  

并没有传说中的雷鸣闪电,也没有寒风呼啸风雨交加。  

两人只是仅仅注视着对方,似乎想从对方的目光中了解对方的世界。  

那是一个静谧而美好的场景,温暖的阳光从树叶的间隙洒落,在两人的衣服上浮光跃金,清风把他们的头发吹向同一个方向,就连衣角的摆动都是那么地和谐。  

他们的表情平静淡然,彼此的目光在彼此的眼中。  

既然注定了要与你相遇,我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呢?  

就相信、庆幸吧!  

感谢命运的馈赠。  

Chapter2  

绿树球场的约定,蓝天白云的证明  

那是一个带着血色的黄昏。  

不二亲眼看着红色的球拍在空中划过一道刺目的弧线,砸在纤细白皙的手肘上,沉闷的响声在空旷的球场上显得格外清晰。  

没有流血,却一样伤痛。  

然而那个孤傲的人却没有倒下,他依旧清冷地站着,抿着嘴唇不说话。  

只有不二才知道,那个沉默坚韧的人,微皱的眉头里隐藏了多大的痛苦。  

手冢国光,青学网球部的一年级新生,因为背负着盛名而来受到大家的注目。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所以手冢从加入网球部那天开始就接到了许多学长的“请教”,并都不负盛名轻松获胜。最后有心胸狭窄的学长受不了轻松败在小学弟的手里而恼羞成怒,接着酿成了悲剧。  

对于这样的情况,不二是无法理解的。他实在不明白手冢的想法,学长挑衅,作为学弟的虽然不齿但多少都会留点面子,比如放放水什么的,给双方找个台阶下,有什么不好?偏偏要一副无比认真地样子赢得滴水不漏,还永远一副冰山脸,让人不生气也难。  

果然是个木头,不二在心底下了结论。  

双方的对峙在大和部长的罚跑中结束,不二看着那个在前面抚着手肘但依旧跑得一丝不苟的手冢突然有种无力的挫败感。  

大石的举动出乎所有人预料。那个平时温和,说话都会用敬语的男孩子竟然会不顾一切地拦在手冢面前说出那些激动急切的话语。  

大石,将来我们一定要带领青学打进全国大赛哦。  

这是手冢跟大石的承诺。但发生了这样的事,就算是手冢也会气愤的吧,所以他那么轻易地就将放弃的话说出口了。不是因为胆怯,而是因为这违背了手冢的理想,玷污了在他心中至高无上的网球。  

虽然大石的话让手冢稍微冷静,而大和部长的否决也让手冢的退部宣言无效。但不二分明在手冢那沉寂下来的眸子里看到了失望和不甘。  

需要一个理由。  

手冢需要一个留下来的理由。  

那必须是一个强大的,让他无法拒绝的理由。  

站在铁网外的不二抬头仰望着天空,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个带着深意的微笑。  

那么那么蓝的天空,总要有人一起站在下面吧。  

手冢没有想到不二会主动来找他。  

在午休结束的前十分钟,一脸微笑的少年出现在一年一班教室门口的走廊上,用温软轻柔的声音说要找手冢国光。  

看着面前比自己矮了几公分的不二,手冢反射性地扶了扶眼睛,这是只有极亲近的人才知道的掩饰动作,“请问有什么事吗?”  

虽然在同一个社团,但不二和手冢并没有多余的交集。一个是备受瞩目的新星,而另一个是没有什么特点的默默无闻的新生,除了都爱好网球,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共同点。  

“手冢君可以跟我打一场么?”不二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出自己来的目的。很容易看出手冢的震惊,但不二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等他回答。  

不二知道,像手冢这样的人,除非他自己决定,别人是无论如何也左右不了的。  

“为什么?”手冢很好地将自己的震惊压了下去,换做与平时一样波澜不惊的语调。  

“只是突然想跟手冢君交手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收获呢!”不二扬着细眉说得理所当然,却在手冢持续地迟疑中慢慢露出低落失望的神色。  

手冢沉默着不说话,看着不二,想知道这个温和少年心里真正的想法,但徒劳无功。那因为随时微笑而婉转弯下的眉挡住了那一双透露心灵的窗户,生生在他们之间隔了一道屏障。  

这些暂时都不重要,但那清秀精致的脸上满满的懊恼失落让他此刻无论如何也忽略不了,暗暗伸手扶住自己的左肘,手冢惜字如金地开口,“好。”  

不二瞬间明亮起来的笑容让手冢有种被骗的错觉,但看着那个干净的不带一丝杂质的笑容在眼前如花般盛开,心情也不由得愉悦了起来,这一点体现在那微微上扬的嘴角上。  

开始期待了,从这一刻,手冢就开始期待不久以后的那场比赛了。  

不二告诉手冢具体的的地点以后,便挥着手转身离开。毕竟是十几岁的孩子,无论平时如何稳重淡然,真正的喜悦都是掩饰不了的,连步伐都是跳跃的。  

手冢看着不二纤细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转角,扶住手肘的手不由得再次紧了紧,因为兴奋和激动。他要和不二交手了,那个一直让他注意的男孩,只有他知道的,只有他知道的不一样的不二将要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他面前了。  

没错,是只有他才见过的另一个真正的不二。  

所有人都说他是温和淡然的风,只有他才知道,他其实是一把冰雪锋利的剑。只是那雪亮的剑光被那名为微笑的剑鞘挡住了而已。  

这一次,他要见到真正的他。  

这是手冢第一次见到不二的眼睛,那么蓝那么亮的一双眼睛,好像是把整个海洋凝成琥珀放在里面做成的瞳仁,也如海洋一般,看似平静,其实暗流汹涌,只要一点风,便会掀起惊天巨浪。  

后来手冢有点好笑当时的自己怎么会还有心情去研究不二的眼睛的,不二明明就在面前那么生气地提着他的衣领,平时温和的声音尖锐得吓人,“你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高兴吗?”  

会吗?肯定不会的,以天才的骄傲怎么可能允许别人带伤和自己比赛。但是手冢就是不忍拒绝,想知道不二真正实力只是自己给自己找的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真正的原因已经悄悄地在谁也不知道的角落慢慢萌芽。  

“对不起。”语调清冷如昔的三个字却让不二真的听出了歉意,目光落在那如秋水般的金棕色眸子中,便无论如何也生不起气来了。不二有些挫败地放开手冢,捡起地上的球拍转身放进球袋,顺便帮手冢的也收拾好,提起来挂在肩上,径自往前走。  

“Fuji?”手冢有点不明白不二的举动。  

“嗯?Tezuka你不会想用受伤的手自己背吧?”不二回过身来悠悠笑道。  

手冢很识时务地闭嘴了,虽然他很想说自己还有右手可以用,但现在的不二不是谁都可以惹的。虽然笑容恢复了,但身上散发的阵阵寒意足以与手冢媲美。  

手冢永远记得那天绚烂的夕阳。  

少年不二白皙的脸颊不知是因为刚才的运动还是霞光的关系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说不出的精致妩媚。手冢看着便不可抑制地脸红了,幸好夕阳掩住了他的尴尬。  

“呐,Tezuka,什么时候和我再打一场吧。”不二在手冢身前半步的地方静静开口,语气是平时的温和柔润。  

“好。”手冢知道那是不可拒绝的,因为不二刚才用的是陈述句而不是询问句。他也没有想过要拒绝,不,应该是他从来就不会拒绝他。  

至于那真正的原因,就交给时间去浇灌吧,也许某一天会开出绝世美丽的花也不一定呢。  

“呐,手冢,你还会离开网球部吗?”这次不二说话的时候回头了,虽然看不到他的眼睛但手冢知道那里面肯定有极为认真的光芒。  

“不会。”手冢毫不犹豫地给出答案。看到不二盛开的笑容时,手冢突然明白了。不二是在挽留他,他在阻止他那个因为一时一义气而做出的不负责任的决定,用自己的方法。  

前方一步之外沐浴在霞光中的背影让手冢有炫目的感觉,仿佛马上要长出翅膀飞向天空的凡间天使,一眨眼,就要不见了。  

“不二!”手冢突然用急切的声音唤他的名字。  

“嗯?”不二不明所以地回过头,等待手冢的下文。  

手冢在不二问询的目光中伸手象征性地抬手扶了扶眼镜,开口道:“不二,我要带领青学进入全国大赛,你要来吗?”  

不二微怔过后是玩味的笑容,“手冢,你不怕我拖你的后腿吗?”  

“你会吗?”手冢问,金棕色的眼睛直视着不二,不容逃避。  

“真是麻烦的事呢!”不二微偏着头,让被风吹乱的头发重新归位,嘴角逐渐扬起优雅而愉悦的弧度,“但如果有手冢你在前面的话,应该可以到达吧。”  

“那么,请以后一直站在我身边。”手冢想要一个确定的承诺,他要他留在他身边。  

“好,那就约定了哟。”不二后退两步走到手冢的身后,等待手冢转身。  

然后少年伸出白皙的手掌,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与他的轻轻相击,清亮的声音是最好的见证。  

或许还有天上的浮云与流岚,以及那越来越红逐渐在天边沉落的欢快的夕阳。  

Chapter3  

也许未来还有很多不一定,但我始终与你并肩而立  

当那个带着网球帽一脸嚣张的小鬼在学校里闹得天翻地覆的时候,不二是看戏看得最开心的一个。  

他不温不火的站在人群中间,看着那个有着猫一样眼睛的孩子拿着红色的球拍将上来挑衅的学长一个一个打退,不由得想起以前似乎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只是时间太久,细节记不得了,不过有些东西还是一如既往地延续着。  

嘴角不由得便扬起了明媚的弧度。  

“喂,你在笑什么?也想打一场么?”嚣张王子似乎在学长的挑衅中决斗上瘾了,看见穿着正选服装在一旁端着下巴看好戏的不二便出言相邀,凭直觉,这个人跟他以前交过手的都不一样。  

“我吗?似乎很有趣的样子呢?”不二笑道,弯着的眉眼让人看不出想法,低柔温和的声音中带了几分玩味,“不过还是不要的好,因为待会有人会罚跑圈的。”  

“练习时间不认真,全体绕操场50圈!”不二话音刚落,便有一个清冷威严,让人不敢抗拒的声音响起,宣布众人的噩梦,恰到好处的默契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在事先说好了。  

目光“温柔”地送着众人绕着操场远去的背影,不二微微侧头对身边的人说,“呐,手冢,真是很不错的新生呢。”  

“不二,记得适可而止。”警告的话语却带着纵容的语气。  

“嗨嗨!我是不会拔了手冢你的幼苗的。”对越前适可而止,对手冢就要得寸进尺。  

手冢暗暗在心里叹了口气,三年了,自己始终拿这个家伙没办法。之后不觉恍然,三年了,他们认识已经三年了,从最初青涩懵懂的新生变作如今深得众人信赖的部长和天才,他们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有失败、有成功、有欢喜、有忧愁,但他们都一一走过来了。  

只因为身边有对方的陪伴,有与对方的约定,他们就能这样一直走下去。  

可是,约定之后呢?  

他们已经是三年级了,今年是在青学的最后一年,也是进入全国大赛的最后一次机会了,从前因为各种各样原因而与全国大赛失之交臂的青学在有超级新人越前的加入后变得更加的势在必得。  

因为与他约定好了,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打进全国大赛。  

那么在那以后,我要用什么样的借口再留你在我身边?  

“不二……”下意识地呼唤那个在唇齿间萦绕了好久的名字。  

“手冢,我明白的……”不二在一步之后的距离微笑,声音喃喃。  

怎么会不明白你在想什么呢?因为我心里跟你是一样的。  

你要说的,我都明白。  

越前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输给除了那个糟老头父亲以外的人。  

那天的夕阳是亮红的,华丽放肆地铺满了整个天空。那个冷漠的面无表情的男子站在自己面前就像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他的声音有金属般的质地,和身后高架桥列车驶过的生意奏出优美的和弦:  

越前,你要成为青学的支柱!  

不容拒绝,不可拒绝。  

越前是骄傲而不服输的人,出于不甘和想要继续挑战的心情,目光不可避免地多放在了手冢的身上,也不可避免地发现了那个一直站在他身边的不二。  

那个总是笑得一脸温和的天才。这个表面现象只有亲身体验过的人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幸或者不幸,越前是体验过的人之一。其实除却那有时让人不寒而栗的腹黑以外,越前还是很喜欢这个学长的,至少比那个打败了自己然后只留下一句话就走人的冰山好得多,起码他神情温和,并且善解人意。  

不知什么时候,越前注视手冢的目光渐渐转移到不二身上去了,倒不是说他对不二产生了什么特殊的感情,只是因为他发现这个人总是在那个人的身边,一步之外的身后,以一个守护的距离。  

是什么样的人可以在那个冰山身边若无其事的站那么久?又是什么样的人可以让那个凡是都认真的要死一板一眼不懂变通的人一直纵容?越前对不二本身的好奇超过了对他至今未见庐山真面目的天才球技的好奇。  

机会来的时候总是让人措手不及,当那个好似被冰冻过的声音宣布他和他的对战时,越前有一瞬间怀疑自己的听力出现了问题。然后再看不二的神色,显然也是震惊,难道他们之前没有说过么?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越前都在问自己当时是凭什么觉得他们之间就一定是无话不谈的。因为在外人看来,他们虽常站在一起,但也只是部长和天才在群体中位置的固定而已。  

他们之间,言语一向少得可怜。  

不管手冢最初做这个决定的目的为何,他看到的一定是一场意料之中的比赛。  

因为对越前的了解,也因对不二的了解。那两个性格和球技截然不同的人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手冢拭目以待着,却又理所当然的接受那个结果。  

越前不喜欢下雨,他个人认为只有在阳光下留着汗水做自己喜欢的事才算真正的活着,而下雨天会浇灭人的热情。  

就像今天,他难得与不二的一场比赛就这样因为一场雨无疾而终,更可气的事是自己当时是以3比4落后的状态。  

愤愤地将球拍收好装进球袋里,准备到部活室换上干净的衣服,却在离门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住了脚步,里面传出了两个人的对话。  

“不二,刚才的比赛为什么不认真去获胜?”  

“呐,Tezuka,我总是没办法让自己很在意胜负呢!将对手的潜力激发到最大然后享受惊险的乐趣,这就是我的目的。那么,手冢你呢?”  

“我的脑海里现在只有称霸全国。”  

“是吗?”似乎有轻轻的叹息,“Tezuka,我会在你身边的,一直。所以我也会为你认真。”  

“不二,不用勉强自己。”清冷的声音比平时多了急切和焦躁,带着不易察觉的心疼。  

或许我一开始就不应该逼你,或许我从一开始就做错了。  

“6比6,抢七局!”  

“1-0!”  

“1-2!”  

“3-4!”  

“4-5”  

……  

“22-23!”  

“34-35!”  

“7-6,冰帝迹部获胜!”  

这是不二,也是青学甚至在场所有人见过的最惨烈的一场比赛。  

当那个山一样坚韧伟岸的男子倒在地上的那一刻,有多少人的眼泪止不住地流出了眼眶?  

很痛吧,一定是很痛了,才能让有号称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冰山部长出现如此难过的表情。  

只是谁也不知道,他们之中还有一个万年不变的表情也在这一刻一起被粉碎了。  

不二的指节攥得发白,心里呐喊:停下!停下!手冢你不能再打了!这样下去你会毁了的!  

可惜那个站在场上的人听不见,此时此刻,他的心里眼里都只有网球,网球,获胜,一定要获胜而已。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理智的自己,手掌撑着左胸前的一大片区域疼痛得剧烈。  

不二最后亲自将手冢扶回了休息区。虽然有很多不甘,但还是希望那个人在最脆弱的时候依靠的是自己。  

“不二,对不起……”混合着汗水和体热,还夹杂着喘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轻轻地,只有自己听见。语气也是平时万难见到的缓和温柔,如若不是周围其他人的吵杂喧闹,以及不怎么对的台词,真似一句深情的告白。  

好似一根细细的针刺在心上,满腔的气“咻”地就消了。  

其实本来就不怪他,一直都不怪他。他只是为了完成他们的约定而已,反倒是一直游戏的自己违背了当时的诺言,被纵容了那么久,还有什么不满足?  

我们两个人的梦想,这一次换我来守护。  

告别的日子云淡风清。  

天台有很高的铁丝网,但网不住那悠远深邃的蓝天,白色云朵在头顶缓缓流过,留下一片凌乱的痕迹。  

“德国么?还真是很远的一个地方啊!”少年纤细的身体倚在铁丝网上,弯成好看的弧度。  

“嗯。”同样的白衬衣,在两个人身上穿出截然不同的风格。  

微微低下的头被细碎的额发遮住眉眼,看不出是否有笑意,“那我就不去送你了,因为我不喜欢离别的场面。”  

“啊!”惜字如金是某人长久以来养成的良好风格。  

默契地同时抬头,广阔的天空上是飞机飞过后留下的长长轨迹,不知延伸到何方。  

以后的我是不是也只能这样望着天空寻找你的轨迹?  

“不二,等我回来。”那个看似冷漠的男子其实最懂得应该在什么时候温柔。谁说他不解风情?只是你没发现,而你也不是他想要展现温柔的对象罢了。  

如果是他,就无所谓吧。从相遇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是特别的了。  

“好。”  

我与你约定。  

我答应你,等你回来,然后我们再一起去全国大赛,完成我们的另一个约定。  

“不二,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未来的路还那么长,谁又能预见所有的事?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在你身边,然后我们一起,总会有圆满的一天。  

番外  

手冢攸生活在一个特殊的家庭里。  

他没有母亲,但是他有两位父亲。他本来是孤儿,领养他的人是手冢国光,但不二周助是手冢国光的爱人,所以他们是一家人。  

他叫不二“爸爸”,叫手冢“父亲”。三个人过着幸福而平静的生活,尽管这样家庭关系在很多人的眼里很不可思议,也受到了许多人的非议,但是攸并不在意,因为他们家的人都彼此相爱。  

不可否认的,攸比较喜欢的是不二爸爸,因为他比较温和,时常挂着微笑,看见了就能让人忘记所有的悲伤与忧愁。攸也很喜欢不二爸爸的拥抱,轻柔温暖得好像一个梦境,他身上总是有淡淡的香味,美好得让人沉醉。  

攸有时候想,如果自己是女子的话,一定会爱上不二爸爸的。当然前提是抵得住手冢父亲的寒气,他曾经见过那些对不二爸爸怀有不轨之心的人都毫无例外的被冻成冰块的情形,甚至包括对自己“儿媳”有着超乎寻常热心的手冢妈妈。  

手冢父亲是一座标准的“大冰山”,攸从来没有见他笑过。最初在孤儿院见到的时候,攸的一句“是不是变天了?”,让不二笑弯了腰,这也是让他们选择收养他的重要原因。因为不二觉得攸肯定能让他娱乐他很久。所以小攸还是很尊重手冢父亲的,起码只有他能管的住腹黑起来的不二。  

由于种种特殊原因,小攸要比同龄的孩子早熟许多,虽然他才十二岁而已。为此不二曾向手冢抱怨,要他不准接近小攸,以免家里又多出一个面瘫。  

小攸很喜欢现在的家,真的很喜欢,他们让他拥有了自己曾经以为永远也不会拥有的温暖与幸福。  

爱,是小攸在这个家最先学到感情。  

那是手冢父亲与不二爸爸之间毫无瑕疵与犹疑的爱。  

真正的爱是不挂在嘴边的,那也许只是一个眼神,也许只是一个彼此安慰的拥抱,也许是一杯热茶、一声叮咛,所有微不足道的小细节,都在他们的爱意中被演绎成最唯美的景致。  

他们之间极少言爱,因为任何的话语都是多余,却让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是爱着的。  

一种深入骨髓、灵魂的契合。  

小攸所见过的最美的景色,就是在夏日黄昏,被霞光铺满的客厅落地窗前,不二枕在手冢腿上小憩的情景。  

不大不小的客厅,被夕阳的光芒渲染得瑰丽而暧昧,手冢笔直地坐在纯手工制作的羊毛地毯上,不二枕在他的腿上安静熟睡,少年般的容颜在霞光中泛着淡淡的红晕,没有笑容,依旧美得惊心动魄。而那个一向面无表情的人,嘴角竟然挂着淡淡笑意,修长洁白的手指无限温柔地抚着他的栗发,像是在世上最珍贵的宝物。  

那是一个任何人都无法进入的空间,只关于两个相爱的人。  

小攸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好奇心,关于那些年代久远的故事。  

听不二爸爸说,手冢父亲曾经是很著名的网球选手。现在有时也能在杂志上看到关于他的传奇报道,但是小攸从来不关注那些,因为那些只是大众眼中的手冢国光,他们看到的都只是表象,而真实,是需要自己去发掘的。  

首先,小攸在不二爸爸的书房里找到了一本相册。由于不二和手冢都很爱书,且收集的数量庞大,所以他们有各自分开的书房。不二爸爸的书房里除了有各种各样的书以外,还有很多漂亮的照片,听手冢父亲说这是他的爱好。  

有天,小攸无意间翻开了一本看起来有些年代的相册,逐渐接近了那些遥远的真实。  

虽然照片已经发黄,但并不影响照片上那些明媚的笑颜。绿树青草的球场,蓝白相间的队服,九个年轻气盛的少年,捧着金黄色的奖杯笑得明媚张扬。  

那是年少轻狂的少年时代。  

照片有很多,记录的都是那一段充满了热血与友谊的青春年华。而所有的照片都有一个共同点,微笑的少年总是站在冷面少年的左边,一步之外守护的距离。但当你再仔细看的时候,会发现冷面少年的眼神在看向左边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变得温柔。  

原来,他们一直都是在一起的。  

那一个下午,小攸都坐在书房里翻着这本相册,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多遍。但还是没有满足,总觉得不够,这些并不是他们所有的故事,到底是少了什么呢?  

老师布置的周末作业是写一篇作文,题目是《最爱的人》。  

小攸最爱的人当然是手冢父亲和不二爸爸,可是,关于他们的事太多了,小攸怎么样也记不完那些让他感动让他温暖的事。也许是因为太爱了,那些文字在他自己看来总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完全不能表达自己的心境。  

原来,爱到极致是无法用言语描述的。  

可是,手冢父亲说不完成作业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小攸只好拿着作业本在书桌前发呆。  

端着水果进来的不二看见了,便问:“小攸,怎么了?”  

“不二爸爸,你是怎么跟手冢父亲认识的?”小攸含了一块苹果在嘴里,吐词有点含糊的问。  

“小攸怎么对这个有兴趣了?”不二轻轻地抚着小攸跟自己一样的栗色头发。  

“总觉得你们能够在一起很让人惊奇。”小攸金棕色的眼睛泛着认真的光芒。  

不二目光突然没了焦点,好像沉浸在某种回忆中,那一定是某种甜蜜而幸福的过往,才会让他的笑容都泛着光芒。  

“我们之所以会在一起,只是出于对某段时光的念念不忘罢了,并且那段时光在我们的生命中从未离去。”不二没有想小攸听不听得懂,他只是静静地说着。  

那段念念不忘的时光,除了手冢以外别人都不需要懂,也是不能懂的。  

小攸在不二离去以后,继续发呆。  

他不能理解。  

最后小攸拖着快要合上的眼皮到手冢的父亲的书房找字典,因为只有他的书房才会有这种学究型的书籍。  

一格、两格、三格……不愧是手冢父亲的书房呢,找一本普通的日文字典竟然要翻到最底层。  

看起来是年代久远的东西了,有点发黄,泛着淡淡的水墨的味道。  

小攸有点烦躁地随便将字典翻过,然后有什么雪白的东西轻轻飘落,最后旋转停在脚边。  

窗外雨后的天空突然明朗了起来,七色彩虹的光芒透过玻璃的窗户洒进房间,琉璃般绚烂,幻梦一般的场景。  

栗发金眼的少年弯腰将地上的雪白捡了起来,那只是一张普通练习薄纸张的一角,却因为那上面几个笔伐坚硬的字迹而显得特别。  

“不二,以后不准在我的字典上乱画!”语气和字迹一样冷,好像有杀气从那薄薄的纸张上渗露出来,即使过了这么久也一样清晰。  

再翻字典时,扉页上有圆珠笔画的可爱小熊和绿油油的仙人掌,后面还附上眉眼弯弯笑着的卡通头像。不用看也知道是出自谁的手笔。  

好像,有什么近在眼前了,那遥远而模糊不得的真实。  

呐,手冢,今天放学一起回家好不好?  

不二,不要随便淋雨,照顾好自己。  

不二,你弟弟的事,不是你的错。  

手冢,对不起,最近让你担心了。  

手冢,今天早上来的时候看见学校里的樱花开得很灿烂呢。  

不二,中午放学拿便当到教室找我。  

不二,比赛的时候不要分心。  

手冢,你太死板了。  

手冢,你笑一个好不好?新年了,当作礼物吧。  

不二,你笑的时候快乐吗?  

不二,不要太欺负越前。  

手冢,你吃醋了吧。  

手冢,和迹部交手的时候小心一点。  

不二,我会赢的。  

不二,对不起。  

手冢,早点回来。  

手冢,你在外国晒黑了。  

不二,你的伤好了吗?  

不二,准备好和我去全国大赛了吗?  

手冢,我会为你赢的。  

手冢,笑容是不需要遮掩的。  

不二,以后也要站在我的身边。  

不二,我高中会直升青学。  

手冢,那以后也要多多指教了。  

手冢,今天有女孩子对你表白了吧,很可爱呢。  

不二,我现在不考虑这些。  

不二,不要老是熬夜写东西。  

手冢,星期天去爬山吧,带上我的相机哟。  

手冢,情人节了呢。  

不二,街角有一家新开的蛋糕店。  

……  

手冢……不二……  

不二……手冢……  

有温热的液体顺着白皙的脸颊滑落,在纸上晕开层层墨迹。  

那些曾经被他无尽好奇的岁月,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面前。  

原来他们的爱情从不惊天动地,却隽永流长。  

那一张一张的字条,便是最好的证明,记录他们的青春岁月,记录他们的爱情,保存着着这如诗般的少年情怀,一直如水晶般的透明如昔,永远不会在尘世的纷纷扰扰中褪去色彩。  

在他们少年的眼中,爱就只是爱,无关一切。  

呐呐,我说的故事,你听见了吗?  

那是关于少年、爱情,还有幸福的故事。  


评论
热度(13)

© 无想无念 | Powered by LOFTER